梦幻分分彩
  黨群工作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黨群工作 - 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

整頓黨的作風
作者: 來源: 發布日期: 2014-03-28


    (一九四二年二月一日)
  這是毛澤東在中共中央黨校開學典禮上的演說。
  黨校今天開學,我慶祝這個學校的成功。
  今天我想講一點關于我們的黨的作風的問題。
  為什么要有革命黨?因為世界上有壓迫人民的敵人存在,人民要推翻敵人的壓迫,所以要有革命黨。就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時代說來,就需要一個如共產黨這樣的革命黨。如果沒有共產黨這樣的革命黨,人民要想推翻敵人的壓迫,簡直是不可能的。我們是共產黨,我們要領導人民打倒敵人,我們的隊伍就要整齊,我們的步調就要一致,兵要精,武器要好。如果不具備這些條件,那末,敵人就不會被我們打倒。
  現在我們的黨還有什么問題呢?黨的總路線是正確的,是沒有問題的,黨的工作也是有成績的。黨有幾十萬黨員,他們在領導人民,向著敵人作艱苦卓絕的斗爭。這是大家看見的,是不能懷疑的。
  那末,究竟我們的黨還有什么問題沒有呢?我講,還是有問題的,而且就某種意義上講,問題還相當嚴重。
  什么問題呢?就是有幾樣東西在一些同志的頭腦中還顯得不大正確,不大正派。
  這就是說,我們的學風還有些不正的地方,我們的黨風還有些不正的地方,我們的文風也有些不正的地方。所謂學風有些不正,就是說有主觀主義的毛病。所謂黨風有些不正,就是說有宗派主義的毛病。所謂文風有些不正,就是說有黨八股⑴的毛病。這些作風不正,并不像冬天刮的北風那樣,滿天都是。主觀主義、宗派主義、黨八股,現在已不是占統治地位的作風了,這不過是一股逆風,一股歪風,是從防空洞里跑出來的。(笑聲)但是我們黨內還有這樣的一種風,是不好的。我們要把產生這種歪風的洞塞死。我們全黨都要來做這個塞洞工作,我們黨校也要做這個工作。主觀主義、宗派主義、黨八股,這三股歪風,有它們的歷史根源,現在雖然不是占全黨統治地位的東西,但是它們還在經常作怪,還在襲擊我們,因此,有加以抵制之必要,有加以研究分析說明之必要。
  反對主觀主義以整頓學風,反對宗派主義以整頓黨風,反對黨八股以整頓文風,這就是我們的任務。
  我們要完成打倒敵人的任務,必須完成這個整頓黨內作風的任務。學風和文風也都是黨的作風,都是黨風。只要我們黨的作風完全正派了,全國人民就會跟我們學。黨外有這種不良風氣的人,只要他們是善良的,就會跟我們學,改正他們的錯誤,這樣就會影響全民族。只要我們共產黨的隊伍是整齊的,步調是一致的,兵是精兵,武器是好武器,那末,任何強大的敵人都是能被我們打倒的。
  現在我來講一講主觀主義。
  主觀主義是一種不正派的學風,它是反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它是和共產黨不能并存的。我們要的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學風。所謂學風,不但是學校的學風,而且是全黨的學風。學風問題是領導機關、全體干部、全體黨員的思想方法問題,是我們對待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態度問題,是全黨同志的工作態度問題。既然是這樣,學風問題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第一個重要的問題。
  現在有些糊涂觀念,在許多人中間流行著,例如關于什么是理論家,什么是知識分子,什么是理論和實際聯系等等問題的糊涂觀念。
  我們首先要問,我們黨的理論水平究竟是高還是低呢?近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書籍翻譯的多了,讀的人也多了。這是很好的事。但是否就可以說我們黨的理論水平已經是提得很高了呢?確實,我們的理論水平是比較過去高了一些。但是按照中國革命運動的豐富內容來說,理論戰線就非常之不相稱,二者比較起來,理論方面就顯得非常之落后。一般地說來,我們的理論還不能夠和革命實踐相平行,更不去說理論應該跑到實踐的前面去。我們還沒有把豐富的實際提高到應有的理論程度。我們還沒有對革命實踐的一切問題,或重大問題,加以考察,使之上升到理論的階段。你們看,中國的經濟、政治、軍事、文化,我們究有多少人創造了可以稱為理論的理論,算得科學形態的、周密的而不是粗枝大葉的理論呢?特別是在經濟理論方面,中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從鴉片戰爭到現在,已經一百年了,但是還沒有產生一本合乎中國經濟發展的實際的、真正科學的理論書。像在中國經濟問題方面,能不能說理論水平已經高了呢?能不能說我黨已經有了像樣的經濟理論家呢?實在不能說。我們讀了許多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書籍,能不能就算是有了理論家呢?不能這樣說。因為馬克思列寧主義是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他們根據實際創造出來的理論,從歷史實際和革命實際中抽出來的總結論。我們如果僅僅讀了他們的著作,但是沒有進一步地根據他們的理論來研究中國的歷史實際和革命實際,沒有企圖在理論上來思考中國的革命實踐,我們就不能妄稱為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家。如果我們身為中國共產黨員,卻對于中國問題熟視無睹,只能記誦馬克思主義書本上的個別的結論和個別的原理,那末,我們在理論戰線上的成績就未免太壞了。如果一個人只知背誦馬克思主義的經濟學或哲學,從第一章到第十章都背得爛熟了,但是完全不能應用,這樣是不是就算得一個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家呢?這還是不能算理論家的。我們所要的理論家是什么樣的人呢?是要這樣的理論家,他們能夠依據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正確地解釋歷史中和革命中所發生的實際問題,能夠在中國的經濟、政治、軍事、文化種種問題上給予科學的解釋,給予理論的說明。我們要的是這樣的理論家。假如要作這樣的理論家,那就要能夠真正領會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實質,真正領會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真正領會列寧斯大林關于殖民地革命和中國革命的學說,并且應用了它去深刻地、科學地分析中國的實際問題,找出它的發展規律,這樣才是我們真正需要的理論家。
  現在我們黨的中央做了決定⑵,號召我們的同志學會應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認真地研究中國的歷史,研究中國的經濟、政治、軍事和文化,對每一問題要根據詳細的材料加以具體的分析,然后引出理論性的結論來。這個責任是擔在我們的身上。

  我們黨校的同志不應當把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當成死的教條。對于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要能夠精通它、應用它,精通的目的全在于應用。如果你能應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觀點,說明一個兩個實際問題,那就要受到稱贊,就算有了幾分成績。被你說明的東西越多,越普遍,越深刻,你的成績就越大。現在我們的黨校也要定這個規矩,看一個學生學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以后怎樣看中國問題,有看得清楚的,有看不清楚的,有會看的,有不會看的,這樣來分優劣,分好壞。
  其次講一講所謂“知識分子”的問題。因為我們中國是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國家,文化不發達,所以對于知識分子覺得特別寶貴。黨中央在兩年多以前作過一個關于知識分子問題的決定⑶,要爭取廣大的知識分子,只要他們是革命的,愿意參加抗日的,一概采取歡迎態度。我們尊重知識分子是完全應該的,沒有革命知識分子,革命就不會勝利。但是我們曉得,有許多知識分子,他們自以為很有知識,大擺其知識架子,而不知道這種架子是不好的,是有害的,是阻礙他們前進的。他們應該知道一個真理,就是許多所謂知識分子,其實是比較地最無知識的,工農分子的知識有時倒比他們多一點。于是有人說:“哈!你弄顛倒了,亂說一頓。”(笑聲)但是,同志,你別著急,我講的多少有點道理。
  什么是知識?自從有階級的社會存在以來,世界上的知識只有兩門,一門叫做生產斗爭知識,一門叫做階級斗爭知識。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就是這兩門知識的結晶,哲學則是關于自然知識和社會知識的概括和總結。此外還有什么知識呢?沒有了。我們現在看看一些學生,看看那些同社會實際活動完全脫離關系的學校里面出身的學生,他們的狀況是怎么樣呢?一個人從那樣的小學一直讀到那樣的大學,畢業了,算有知識了。但是他有的只是書本上的知識,還沒有參加任何實際活動,還沒有把自己學得的知識應用到生活的任何部門里去。像這樣的人是否可以算得一個完全的知識分子呢?我以為很難,因為他的知識還不完全。什么是比較完全的知識呢?一切比較完全的知識都是由兩個階段構成的:第一階段是感性知識,第二階段是理性知識,理性知識是感性知識的高級發展階段。學生們的書本知識是什么知識呢?假定他們的知識都是真理,也是他們的前人總結生產斗爭和階級斗爭的經驗寫成的理論,不是他們自己親身得來的知識。他們接受這種知識是完全必要的,但是必須知道,就一定的情況說來,這種知識對于他們還是片面性的,這種知識是人家證明了,而在他們則還沒有證明的。最重要的,是善于將這些知識應用到生活和實際中去。所以我勸那些只有書本知識但還沒有接觸實際的人,或者實際經驗尚少的人,應該明白自己的缺點,將自己的態度放謙虛一些。
  有什么辦法使這種僅有書本知識的人變為名副其實的知識分子呢?唯一的辦法就是使他們參加到實際工作中去,變為實際工作者,使從事理論工作的人去研究重要的實際問題。這樣就可以達到目的。
  我這樣說,難免有些人要發脾氣。他們說:“照你這樣解釋,那末,馬克思也算不得知識分子了。”我說:不對。馬克思不但參加了革命的實際運動,而且進行了革命的理論創造。他從資本主義最單純的因素——商品開始,周密地研究了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結構。商品這個東西,千百萬人,天天看它,用它,但是熟視無睹。只有馬克思科學地研究了它,他從商品的實際發展中作了巨大的研究工作,從普遍的存在中找出完全科學的理論來。他研究了自然,研究了歷史,研究了無產階級革命,創造了辯證唯物論、歷史唯物論和無產階級革命的理論。這樣,馬克思就成了一個代表人類最高智慧的最完全的知識分子,他和那些僅有書本知識的人有根本的區別。馬克思在實際斗爭中進行了詳細的調查研究,概括了各種東西,得到的結論又拿到實際斗爭中去加以證明,這樣的工作就叫做理論工作。我們黨內需要許多同志學做這樣的工作。我們黨內現在有大批的同志,可以學習從事于這樣的理論研究工作,他們大都是聰明有為的人,我們要看重他們。但是他們的方針要對,過去犯過的錯誤他們不應重復。他們必須拋棄教條主義,必須不停止在現成書本的字句上。
  真正的理論在世界上只有一種,就是從客觀實際抽出來又在客觀實際中得到了證明的理論,沒有任何別的東西可以稱得起我們所講的理論。斯大林曾經說過,脫離實際的理論是空洞的理論⑷。空洞的理論是沒有用的,不正確的,應該拋棄的。對于好談這種空洞理論的人,應該伸出一個指頭向他刮臉皮。馬克思列寧主義是從客觀實際產生出來又在客觀實際中獲得了證明的最正確最科學最革命的真理;但是許多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人卻把它看成是死的教條,這樣就阻礙了理論的發展,害了自己,也害了同志。
  另一方面,我們從事實際工作的同志,如果誤用了他們的經驗,也是要出毛病的。不錯,這樣的人往往經驗很多,這是很可寶貴的;但是如果他們就以自己的經驗為滿足,那也很危險。他們須知自己的知識是偏于感性的或局部的,缺乏理性的知識和普遍的知識,就是說,缺乏理論,他們的知識也是比較地不完全。而要把革命事業做好,沒有比較完全的知識是不行的。
  這樣看來,有兩種不完全的知識,一種是現成書本上的知識,一種是偏于感性和局部的知識,這二者都有片面性。只有使二者互相結合,才會產生好的比較完全的知識。
  但是,我們的工農干部要學理論,必須首先學文化。沒有文化,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就學不進去。學好了文化,隨時都可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我幼年沒有進過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學校,學的是“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⑸一套,這種學習的內容雖然陳舊了,但是對我也有好處,因為我識字便是從這里學來的。何況現在不是學的孔夫子,學的是新鮮的國語、歷史、地理和自然常識,這些文化課學好了,到處有用。我們黨中央現在著重要求工農干部學習文化,因為學了文化以后,政治、軍事、經濟哪一門都可學。否則工農干部雖有豐富經驗,卻沒有學習理論的可能。
  由此看來,我們反對主觀主義,必須使上述兩種人各向自己缺乏的方面發展,必須使兩種人互相結合。有書本知識的人向實際方面發展,然后才可以不停止在書本上,才可以不犯教條主義的錯誤。有工作經驗的人,要向理論方面學習,要認真讀書,然后才可以使經驗帶上條理性、綜合性,上升成為理論,然后才可以不把局部經驗誤認為即是普遍真理,才可不犯經驗主義的錯誤。教條主義、經驗主義,兩者都是主觀主義,是從不同的兩極發生的東西。
  所以,我們黨內的主觀主義有兩種:一種是教條主義,一種是經驗主義。他們都是只看到片面,沒有看到全面。如果不注意,如果不知道這種片面性的缺點,并且力求改正,那就容易走上錯誤的道路。
  但是在這兩種主觀主義中,現在在我們黨內還是教條主義更為危險。因為教條主義容易裝出馬克思主義的面孔,嚇唬工農干部,把他們俘虜起來,充作自己的用人,而工農干部不易識破他們;也可以嚇唬天真爛漫的青年,把他們充當俘虜。我們如果把教條主義克服了,就可以使有書本知識的干部,愿意和有經驗的干部相結合,愿意從事實際事物的研究,可以產生許多理論和經驗結合的良好的工作者,可以產生一些真正的理論家。我們如果把教條主義克服了,就可以使有經驗的同志得著良好的先生,使他們的經驗上升成為理論,而避免經驗主義的錯誤。
  除了對于“理論家”和“知識分子”存在著糊涂觀念而外,還有天天念的一句“理論和實際聯系”,在許多同志中間也是一個糊涂觀念。他們天天講“聯系”,實際上卻是講“隔離”,因為他們并不去聯系。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和中國革命實際,怎樣互相聯系呢?拿一句通俗的話來講,就是“有的放矢”。“矢”就是箭,“的”就是靶,放箭要對準靶。馬克思列寧主義和中國革命的關系,就是箭和靶的關系。有些同志卻在那里“無的放矢”,亂放一通,這樣的人就容易把革命弄壞。有些同志則僅僅把箭拿在手里搓來搓去,連聲贊曰:“好箭!好箭!”卻老是不愿意放出去。這樣的人就是古董鑒賞家,幾乎和革命不發生關系。馬克思列寧主義之箭,必須用了去射中國革命之的。這個問題不講明白,我們黨的理論水平永遠不會提高,中國革命也永遠不會勝利。
  我們的同志必須明白,我們學馬克思列寧主義不是為著好看,也不是因為它有什么神秘,只是因為它是領導無產階級革命事業走向勝利的科學。直到現在,還有不少的人,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書本上的某些個別字句看作現成的靈丹圣藥,似乎只要得了它,就可以不費氣力地包醫百病。這是一種幼稚者的蒙昧,我們對這些人應該作啟蒙運動。那些將馬克思列寧主義當宗教教條看待的人,就是這種蒙昧無知的人。對于這種人,應該老實地對他說,你的教條一點什么用處也沒有。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曾經反復地講,我們的學說不是教條而是行動的指南。這些人偏偏忘記這句最重要最重要的話。中國共產黨人只有在他們善于應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善于應用列寧斯大林關于中國革命的學說,進一步地從中國的歷史實際和革命實際的認真研究中,在各方面作出合乎中國需要的理論性的創造,才叫做理論和實際相聯系。如果只是口頭上講聯系,行動上又不實行聯系,那末,講一百年也還是無益的。我們反對主觀地片面地看問題,必須攻破教條主義的主觀性和片面性。
  關于反對主觀主義以整頓全黨的學風的問題,今天講的就是這些。
  現在我來講一講宗派主義的問題。
  由于二十年的鍛煉,現在我們黨內并沒有占統治地位的宗派主義了。但是宗派主義的殘余是還存在的,有對黨內的宗派主義殘余,也有對黨外的宗派主義殘余。對內的宗派主義傾向產生排內性,妨礙黨內的統一和團結;對外的宗派主義傾向產生排外性,妨礙黨團結全國人民的事業。鏟除這兩方面的禍根,才能使黨在團結全黨同志和團結全國人民的偉大事業中暢行無阻。
  什么是黨內宗派主義的殘余呢?主要的有下面幾種:
 首先就是鬧獨立性。一部分同志,只看見局部利益,不看見全體利益,他們總是不適當地特別強調他們自己所管的局部工作,總希望使全體利益去服從他們的局部利益。他們不懂得黨的民主集中制,他們不知道共產黨不但要民主,尤其要集中。他們忘記了少數服從多數,下級服從上級,局部服從全體,全黨服從中央的民主集中制。張國燾⑹是向黨中央鬧獨立性的,結果鬧到叛黨,做特務去了。現在講的,雖然不是這種極端嚴重的宗派主義,但是這種現象必須預防,必須將各種不統一的現象完全除去。要提倡顧全大局。每一個黨員,每一種局部工作,每一項言論或行動,都必須以全黨利益為出發點,絕對不許可違反這個原則。
  鬧這類獨立性的人,常常跟他們的個人第一主義分不開,他們在個人和黨的關系問題上,往往是不正確的。他們在口頭上雖然也說尊重黨,但他們在實際上卻把個人放在第一位,把黨放在第二位。劉少奇同志曾經說過,有一種人的手特別長,很會替自己個人打算,至于別人的利益和全黨的利益,那是不大關心的。“我的就是我的,你的還是我的”。(大笑)這種人鬧什么東西呢?鬧名譽,鬧地位,鬧出風頭。在他們掌管一部分事業的時候,就要鬧獨立性。為了這些,就要拉攏一些人,排擠一些人,在同志中吹吹拍拍,拉拉扯扯,把資產階級政黨的庸俗作風也搬進共產黨里來了。這種人的吃虧在于不老實。我想,我們應該是老老實實地辦事;在世界上要辦成幾件事,沒有老實態度是根本不行的。什么人是老實人?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是老實人,科學家是老實人。什么人是不老實的人?托洛茨基、布哈林、陳獨秀、張國燾是大不老實的人,為個人利益為局部利益鬧獨立性的人也是不老實的人。一切狡猾的人,不照科學態度辦事的人,自以為得計,自以為很聰明,其實都是最蠢的,都是沒有好結果的。我們黨校的學生一定要注意這個問題。我們一定要建設一個集中的統一的黨,一切無原則的派別斗爭,都要清除干凈。要使我們全黨的步調整齊一致,為一個共同目標而奮斗,我們一定要反對個人主義和宗派主義。
  外來干部和本地干部必須團結,必須反對宗派主義傾向。因為許多抗日根據地是八路軍新四軍到后才創立的,許多地方工作是外來干部去后才發展的,外來干部和本地干部的關系,必須加以很好的注意。我們的同志必須懂得,在這種條件下,只有外來干部和本地干部完全團結一致,只有本地干部大批地生長了,并提拔起來了,根據地才能鞏固,我黨在根據地內才能生根,否則是不可能的。外來干部和本地干部各有長處,也各有短處,必須互相取長補短,才能有進步。外來干部比較本地干部,對于熟悉情況和聯系群眾這些方面,總要差些。拿我來說,就是這樣。我到陜北已經五六年了,可是對于陜北的情況的了解,對于和陜北人民的聯系,和一些陜北同志比較起來就差得多。我們到山西、河北、山東以及其他抗日根據地的同志,一定要注意這個問題。不但如此,即在一個根據地內部,因為根據地內的各個區域有發展先后之不同,干部中也有外來本地之別。比較先進區域的干部到比較落后的區域去,對于當地,也是一種外來干部,也要十分注意扶助本地干部的問題。就一般情形說來,凡屬外來干部負領導責任的地方,如果和本地干部的關系弄得不好,那末,這個責任主要地應該放在外來干部的身上。擔負主要領導責任的同志,其責任就更大些。現在各地對這個問題的注意還很不夠,有些人輕視本地干部,譏笑本地干部,他們說:“本地人懂得什么,土包子!”這種人完全不懂得本地干部的重要性,他們既不了解本地干部的長處,也不了解自己的短處,采取了不正確的宗派主義的態度。一切外來干部一定要愛護本地干部,經常幫助他們,而不許可譏笑他們,打擊他們。自然,本地干部也必須學習外來干部的長處,必須去掉那些不適當的狹隘的觀點,以求和外來干部完全不分彼此,打成一片,而避免宗派主義傾向。
  軍隊工作干部和地方工作干部的關系也是如此。兩者必須完全團結一致,必須反對宗派主義的傾向。軍隊干部必須幫助地方干部,地方干部也必須幫助軍隊干部。如有糾紛,應該雙方互相原諒,而各對自己作正確的自我批評。在軍隊干部事實上居于領導地位的地方,在一般的情形之下,如果和地方干部的關系弄不好,那末,主要的責任應該放在軍隊干部的身上。必須使軍隊干部首先懂得自己的責任,以謙虛的態度對待地方干部,才能使根據地的戰爭工作和建設工作得到順利進行的條件。
  幾部分軍隊之間、幾個地方之間、幾個工作部門之間的關系,也是如此。必須反對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的本位主義的傾向。誰要是對別人的困難不管,別人要調他所屬的干部不給,或以壞的送人,“以鄰為壑”,全不為別部、別地、別人想一想,這樣的人就叫做本位主義者,這就是完全失掉了共產主義的精神。不顧大局,對別部、別地、別人漠不關心,就是這種本位主義者的特點。對于這樣的人,必須加重教育,使他們懂得這就是一種宗派主義的傾向,如果發展下去,是很危險的。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老干部和新干部的關系問題。抗戰以來,我黨有廣大的發展,大批新干部產生了,這是很好的現象。斯大林同志在聯共十八次代表大會上的報告中說:“老干部通常總是不多,比所需要的數量少,而且由于宇宙自然法則的關系,他們已部分地開始衰老死亡下去。”⑺他在這里講了干部狀況,又講了自然科學。我們黨如果沒有廣大的新干部同老干部一致合作,我們的事業就會中斷。所以一切老干部應該以極大的熱忱歡迎新干部,關心新干部。不錯,新干部是有缺點的,他們參加革命還不久,還缺乏經驗,他們中的有些人還不免帶來舊社會不良思想的尾巴,這就是小資產階級個人主義思想的殘余。但是這些缺點是可以從教育中從革命鍛煉中逐漸地去掉的。他們的長處,正如斯大林說過的,是對于新鮮事物有銳敏的感覺,因而有高度的熱情和積極性,而在這一點上,有些老干部則正是缺乏的⑻。新老干部應該是彼此尊重,互相學習,取長補短,以便團結一致,進行共同的事業,而防止宗派主義的傾向。在老干部負主要領導責任的地方,在一般情形之下,如果老干部和新干部的關系弄得不好,那末,老干部就應該負主要的責任。
  以上所講的局部和全體的關系,個人和黨的關系,外來干部和本地干部的關系,軍隊干部和地方干部的關系,軍隊和軍隊、地方和地方、這一工作部門和那一工作部門之間的關系,老干部和新干部的關系,都是黨內的相互關系。在這種種方面,都應該提高共產主義精神,防止宗派主義傾向,使我們的黨達到隊伍整齊,步調一致的目的,以利戰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整頓黨的作風,必須徹底地解決這個問題。宗派主義是主觀主義在組織關系上的一種表現;我們如果不要主觀主義,要發展馬克思列寧主義實事求是的精神,就必須掃除黨內宗派主義的殘余,以黨的利益高于個人和局部的利益為出發點,使黨達到完全團結統一的地步。
  宗派主義的殘余,在黨內關系上是應該消滅的,在黨外關系上也是應該消滅的。其理由就是:單是團結全黨同志還不能戰勝敵人,必須團結全國人民才能戰勝敵人。中國共產黨在團結全國人民的事業上,二十年來做了艱苦的偉大的工作;抗戰以來,這個工作的成績更加偉大。但這并不是說,我們所有的同志對待人民群眾都有了正確的作風,都沒有了宗派主義的傾向。不是的。在一部分同志中,確實還有宗派主義的傾向,有些人并且很嚴重。我們的許多同志,喜歡對黨外人員妄自尊大,看人家不起,藐視人家,而不愿尊重人家,不愿了解人家的長處。這就是宗派主義的傾向。這些同志,讀了幾本馬克思主義的書籍之后,不是更謙虛,而是更驕傲了,總是說人家不行,而不知自己實在是一知半解。我們的同志必須懂得一條真理:共產黨員和黨外人員相比較,無論何時都是占少數。假定一百個人中有一個共產黨員,全中國四億五千萬人中就有四百五十萬共產黨員。即使達到這樣大的數目,共產黨員也還是只占百分之一,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非黨員。我們有什么理由不和非黨人員合作呢?對于一切愿意同我們合作以及可能同我們合作的人,我們只有同他們合作的義務,絕無排斥他們的權利。一部分黨員卻不懂得這個道理,看不起愿意同我們合作的人,甚至排斥他們。這是沒有任何根據的。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給了我們這樣的根據嗎?沒有。相反地,他們總是諄諄告誡我們,要密切聯系群眾,而不要脫離群眾。中國共產黨中央給了我們這個根據嗎?沒有。中央的一切決議案中,沒有一個決議說是我們可以脫離群眾使自己孤立起來。相反地,中央總是叫我們密切聯系群眾,而不要脫離群眾。所以,一切脫離群眾的行為,并沒有任何的根據,只是我們一部分同志自己造出來的宗派主義思想在那里作怪。因為這種宗派主義在一部分同志中還很嚴重,還在障礙黨的路線的實行,所以我們要針對這個問題在黨內進行廣大的教育。首先要使我們的干部真正懂得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使他們懂得共產黨員如果不同黨外干部、黨外人員互相聯合,敵人就一定不能打倒,革命的目的就一定不能達到。
  一切宗派主義思想都是主觀主義的,都和革命的實際需要不相符合,所以反對宗派主義和反對主觀主義的斗爭,應當同時并進。
  關于黨八股的問題,今天不能講了,準備在另外一個會議上來討論。黨八股是藏垢納污的東西,是主觀主義和宗派主義的一種表現形式。它是害人的,不利于革命的,我們必須肅清它。
  我們要反對主觀主義,就要宣傳唯物主義,就要宣傳辯證法。但是我們黨內還有許多同志,他們并不注重宣傳唯物主義,也不注重宣傳辯證法。有些同志聽憑別人宣傳主觀主義,也安之若素。這些同志自以為相信馬克思主義,但是,他們卻不努力宣傳唯物主義,聽了或看了主觀主義的東西也不想一想,也不發議論。這種態度不是共產黨員的態度。這使得我們許多同志蒙受了主觀主義思想的毒害,發生麻木的現象。所以我們要在黨內發動一個啟蒙運動,使我們同志的精神從主觀主義、教條主義的蒙蔽中間解放出來,號召同志們對于主觀主義、宗派主義、黨八股加以抵制。這些東西好像日貨,因為只有我們的敵人愿意我們保存這些壞東西,使我們繼續受蒙蔽,所以我們應該提倡抵制,就像抵制日貨⑼一樣。一切主觀主義、宗派主義、黨八股的貨色,我們都要抵制,使它們在市場上銷售困難,不要讓它們利用黨內理論水平低,出賣自己那一套。為此目的,就要同志們提高嗅覺,就要同志們對于任何東西都用鼻子嗅一嗅,鑒別其好壞,然后才決定歡迎它,或者抵制它。共產黨員對任何事情都要問一個為什么,都要經過自己頭腦的周密思考,想一想它是否合乎實際,是否真有道理,絕對不應盲從,絕對不應提倡奴隸主義。
  最后,我們反對主觀主義、宗派主義、黨八股,有兩條宗旨是必須注意的:第一是“懲前毖后”,第二是“治病救人”。對以前的錯誤一定要揭發,不講情面,要以科學的態度來分析批判過去的壞東西,以便使后來的工作慎重些,做得好些。這就是“懲前毖后”的意思。但是我們揭發錯誤、批判缺點的目的,好像醫生治病一樣,完全是為了救人,而不是為了把人整死。一個人發了闌尾炎,醫生把闌尾割了,這個人就救出來了。任何犯錯誤的人,只要他不諱疾忌醫,不固執錯誤,以至于達到不可救藥的地步,而是老老實實,真正愿意醫治,愿意改正,我們就要歡迎他,把他的毛病治好,使他變為一個好同志。這個工作決不是痛快一時,亂打一頓,所能奏效的。對待思想上的毛病和政治上的毛病,決不能采用魯莽的態度,必須采用“治病救人”的態度,才是正確有效的方法。
  趁著今天黨校開學的機會,我講了這許多話,希望同志們加以考慮。(熱烈的鼓掌)

  















注  釋
  〔1〕八股文是中國明、清封建皇朝考試制度所規定的一種特殊文體。它內容空洞,專講形式,玩弄文字。這種文章的每一個段落都要死守在固定的格式里面,連字數都有一定的限制,人們只是按照題目的字義敷衍成文。黨八股是指在革命隊伍中某些人在寫文章、發表演說或者做其他宣傳工作的時候,對事物不加分析,只是搬用一些革命的名詞和術語,言之無物,空話連篇,也和上述的八股文一樣。
  〔2〕指一九四一年八月一日《中央關于調查研究的決定》。這個決定要求全黨采取具體措施,收集國內外政治、軍事、經濟、文化及社會階級關系各方面的材料,加強對于歷史,對于環境,對于國內外、省內外、縣內外具體情況的調查研究,并將這種調查研究、了解情況的工作,同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密切聯系起來。
  〔3〕 指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一日中共中央關于吸收知識分子的決定,即本書第二卷《大量吸收知識分子》。
  〔4〕見本書第一卷《實踐論》注〔10〕。
  〔5〕 這是孔子和他的弟子們的語錄《論語》的開頭一句話。
  〔6〕見本書第一卷《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注〔24〕。
  〔7〕這段話的新譯文是:“老干部總是少數,不能滿足需要,而且由于自然界的天然規律,他們已經部分地開始喪失工作能力。”(《斯大林選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460頁)
  〔8〕參見斯大林《在黨的第十八次代表大會上關于聯共(布)中央工作的總結報告》第三部分第二節(《斯大林選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460頁)。
  〔9〕抵制日貨是中國人民在二十世紀上半葉所常常采取的反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一種斗爭方法。例如,在一九一九年五四愛國運動時期,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之后,中國人民都曾經進行過抵制日貨的運動。



上一篇:毛澤東:反對本本主義 下一篇:臨汾高級技工學校關于召開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動員大會的公示
地址:臨汾市堯都區鼓樓南大街印染巷16號  校辦電話:0357-3365132  
招辦電話:0357-3365135 傳真:0357-2093558
版權所有:臨汾高級技工學校   晉ICP備10005970號-1

 
梦幻分分彩

        洛扎县| 凌源市| 高要市| 滨海县| 科尔| 肥城市| 宁南县| 静乐县| 电白县| 荔浦县| 龙岩市| 溧阳市| 上思县| 凤城市| 神农架林区| 民和| 平安县| 青州市|